匿名   匿名
2020-07-31 11:14:46    

八岁那年,老爹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得拉着我去镇上算命,算命的是个老和尚,顶着个油光贼亮的脑袋看见我爹就跟看见亲爹似的,俩人一阵亲热的嘀嘀咕咕,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又多了个兄弟。

和尚随后闭眼掐指摇头晃脑,猛然把眼睛睁开大叫一声不妙,这一声差点没把我尿吓出来,以为要死了呢,结果他说:你家孩子今年与水犯克,一年都不能去有水的地方,否则必有后果!

老爹摸摸脑袋,凝重道:怪不得我最近老是做梦这孩子掉茅坑里,原来如此,大师放心,这次回去就好好看着他,他要敢去有水的地方我打断他的狗腿……

一听这话我急的就要掀了这破算命的桌子,眼看天一天天热了,还盼着再过几天就跟小伙伴去河里洗澡,关键时刻你丫给我整这招?都说和尚没一个好鸟,果然是不毒不秃,不秃不毒……

老爹早知道我的驴脾气,看我准备发作先伸出一只脚把我摔了个狗啃式,随后给那秃驴塞了个红包把我拎起夹胳膊肘里跟夹半边猪肉似的夹回了家。

到家就一声大吼,翠花,给我削跟斑竹回来,要粗点的,今年暑假看见这龟儿子下河就给我打,往死了打。

老妈闻言吓的脸都青了,抓起一把菜刀就冲出厨房,指着老爹就骂:石老幺你脑壳长包了是不是?儿子不是你亲生的?昨晚收拾了你,想打儿子出气你就直说……

老爹摆手解释:别慌,别慌,这十里八乡谁不知道我石老幺出名的大度,爱婆娘爱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哪里敢报复……

低声嘟囔一句:要报复也是晚上……

老妈:你说啥?

老爹提高声音,算命的说了,小锅今年被水克,沾水就得出问题,所以……

老妈懂了,转身就丢掉菜刀,拎把弯刀钻竹林去了,听那砍的劈里啪啦的声音就知道那斑竹呼死两头牛估计也断不掉!

接下来我的苦日子开始了,本该带着无限祈盼的暑假活生生被爸妈搞得像遛狗似的每天让他俩拽着衣领子带上山看他俩干活。

别人的暑假过出了风情万种,我的却过出了杀猪般的嘶吼,只要一有想跑的打算绝逼挨揍。

没几天我就快疯了,感觉跟拴猪圈里等着过年的年猪没区别。

终于有一天我开始撒泼,说什么也不上山,打死都不上,惹急了甚至呲牙咬人,爸妈看我好好一个娃都快憋成小动物了,有气又急,最后没辙,只得妥协,不上山可以,但不能出家里的门。

老爹甚至为了杀鸡儆猴,先去猪圈里用那根特制的斑竹把圈里的年猪呼了个哭爹喊娘,看我俩腿开始打摆子才满意。

我猛的一下跳起,拍着胸脯保证,龟儿子才出门……

还没保证完脑袋上就挨了老爹两巴掌:龟儿子拐弯抹角骂谁呢?

下一刻老妈的竹扒也跟着呼老爹头上,你俩是龟儿子老娘算啥……

随着爹妈出门我终于拥有了久违的自由,那种开心实在无法言喻,哪怕是地上一泡糖鸡屎我也能玩出花来。

玩着玩着太阳出来了,虽然才六月初,可太阳已经很毒了,没一会儿就开始让我抓耳挠腮,想洗澡了。

去河里玩是不可能的,看看肥猪身上的印子就知道那滋味,谁用谁知道。

于是只能去厨房打了盆水从头到脚淋下,稍稍解暑,可太阳越来越大,没一会儿就又热起来了。

于是又打了盆水,来回几次我烦了,终于盯上盛水的大石头缸。

石缸是一整块石头釗出来的,差不多一米宽两米长,躺下我这么一个小孩子绝对没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水缸是家里装吃水的,我要是下去洗了澡还能吃吗?可是看看正往缸里滴水的水管又觉得可行,大不了洗一会儿再把里面的水换掉。

越想越心动,自己告诉自己,就洗十分钟,十分钟准时出来。

说干就干,剥了衣服就爬进去,入水那一刹那舒服的直打尿颤,原来家里的水缸居然有如此妙用,据说这玩意儿还是奶奶他们分家时做的,莫非当初本就是做来洗澡的?

外面烈日炎炎,我却越泡越欢,自己跟自己打起了水仗,见水少了又把水管塞子拔掉,一边放一边玩,不知不觉间靠墙那边已经全是水。

那时家里的墙不像现在的全是砖,而是由黏土搅拌在一起舂出来的,所以基本上遇水就会软化。

这些我都不知道,只是一个人玩发了兴捧着到处泼,泼着泼着居然睡着了……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只记得被一阵说话声迷迷糊糊的吵醒,依稀能辨出是爸妈。

爸:你是不是出门的时候忘了关水了?这水都流屋外了。

妈:怎么可能,这墙是土墙,那里经得住水泡……

爸:哎哟,这不正泡着呢嘛,都泡出洞了,锅娃呢?野哪儿去了?回来打死他,房子都要垮了……

随着声音我突然就醒了,一下从水里跳起来,瞬间清醒,别问我为什么突然就清醒了,一是在水里醒的快,二是给吓的。

看看身后的墙俩腿直打哆嗦,何止是有一个洞,他们在外面只能看见一个洞,而里面早已经被我用水泼的只剩下薄薄一层,只需再加一瓢水那墙绝对变成一个大洞,五百斤的老母猪都能钻出去。

听着他们往里走的声音,我想也不想对着破墙就撞了出去,光着个屁股忙往后山逃。

这般动静立马惊动他们,爸妈一起抢进厨房,看见满屋子水和墙上的大洞同时惊呆了。

最后还是老爹反应快,提着锄头就是一声大吼:龟儿子往哪儿跑,站住……然后虎躯一震也从破洞里追了出来。

老妈见势不妙,也大呼小叫的跟着追,其实我小时候论跑路当真很少输给爸妈,那都是一次次淘气被活生生练出来的,不跑就得挨打,不跑傻呀!

可那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好死不死的跑上了绝路,瞬间就傻眼了,看着面目狰狞追近的老爹我把心一横大吼道:别追我,再追我跳山下去了。

老爹吓了跳,急忙止步,丢了锄头安慰我道:儿子,别冲动,不就墙破了个洞嘛!没事,爸明天补上就是,快回来,待会儿给你做竹笋炒肉……

一听竹笋炒肉我眼泪就来了,农村孩子谁还不知道竹笋炒肉什么意思啊?立马吓的嚎啕大哭,边哭边退。

随后赶来的老妈见状吓的不轻,急忙大喊,:儿子别怕,有妈在,你爸不敢打你,快回来。

老爹附和道,:对对对,这家一直是你妈说了算,她说啥就是啥……

就这样我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哄了回去,然后带回家,关上门,乒乒乓乓的一顿混合双打……

本已破了个洞的房子那天晚上差点被我的惨叫声震塌掉!

1234

欢迎回来

创建账号

请珍惜自己的账号,一旦作恶,账号将被永久删除。

注册

请帮助我们进步

请选择理由